荷兰代尔夫特美景扫描

You are here

——中国两名退休教师赴荷探亲印象

2009年6月24日,我们从成都飞往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转到代尔夫特(Delft)。该市是荷兰皇家的风水宝地,皇室人员仙逝将长眠于此;该市 是闻名世界的欧洲瓷都,生产的青花陶瓷师承中国景德镇又独具特色;建校160多年的代尔夫特理工大学,被誉为“欧洲麻省理工”; 现代国际法之父—葛罗秀斯(Hugo Grotius, 1583-1645) 生长于斯,代尔夫特广场有他的雕像;《大国崛起》之二《小国大业》的第一个镜头就是代尔夫特的景观。
荷兰的美景多不胜数,或许是儿子毕业于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工作在代尔夫特的某家公司,兼职于代尔夫特中文学校,居住在代尔夫特的某处公寓,我们自然而然有了代尔夫特情结。第一印象:

——城市落户森林中

出了史基浦(Schiphol)机场,非常方便的两次转乘火车就到了家。没顾及十几个小时的旅途劳累,没顾及近六十年中国时空定式而遭遇的时差突袭,没顾及一天两次洋餐对中餐肚子的反复闹腾,亟不可待地催着儿子带我们去观赏周边环境及代尔夫特理工大学。
一路火车,初感城市半隐森林的诱惑;一下火车,稀稀拉拉几个人似乎被原始森林吞没。一行三人,漫步在林荫道上,公路主干道、自行车道、人行道层次分明,树 木错落有致,花香扑鼻,草坪青青,空气清爽、一派世外桃源的静谧。以至于两周悄然而逝,还沉静在美妙的梦境中,不相信这就是发达国家本应繁华喧嚣的城市。
每每出行,抑或散步,不时感叹,不时发现:

——童话小屋随处见

我们读过《格林童话》,我们教过《安徒生童话》,头脑中有一些童话细胞,童话应该在书里在梦里在孩子们的想象里。殊不知,童话就在代尔夫特的城市 里。各种造型的三角形屋顶,不同色彩的小屋颜色,以不同国家或著名音乐家名字命名的街区(如阿根廷街、哥伦比亚街、巴赫街、贝多芬街),要么树木拱卫,花 草掩映;要么树林掩藏,犹抱琵琶;要么森林覆盖,若隐若现。让人返老还童的童话小屋,随处可见,数不完,道不尽,千姿百态,眼花缭乱。
再加上蛛网密集的河流小溪,更有那最具人居环境的生态画面:

——群群野鸭悠悠然

无论在水里、在岸边、在路上,还是在屋顶、在楼内、在空中,到处可见鸟儿身影:天鹅在水里双舞,鹭鸶在岸边守望,乌鸦在路上觅食,喜鹊在屋顶歌唱,鸽子在楼内夜栖,海鸥在空中翱翔。
最多的还是那傻乎乎、慢腾腾、海陆空三栖的野鸭:或三五成群嬉戏;或一家三口溜达;或一二十只集会;或出双入对谈情。某日傍晚,我们到代尔夫特大学图书 馆,一对野鸭悠悠闲闲从从容容摇摇摆摆在草坪上迎面向我们走来,人类的绅士也不过如此。当我们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又是这对情侣双双鸣叫着潇潇洒洒快快乐 乐自自在在地从我们身边飞过,落入旁边的小溪里。这是多么灵性的朋友啊!好像是精心安排表演的无与伦比的求学迎送曲——进入图书馆,平平常常走进去;走出 图书馆,神神奇奇飞出来!
是的,读书改变命运。君不见:

——华人野餐森林湖

7月5日,我们十分有幸碰上了代尔夫特中文学校一年一度的野餐。校长王桂洁,是代尔夫特大学微电子专业博士,与副校长兼财务的査明女士及一批华人留 荷博士硕士,1998年初创办了这所中文学校,旨在传播汉语,传承中华文化,搭建中荷桥梁。两位皆为义工,十一年如一日,从当初的一个班15个学生,发展 到现在的七个班近百名学生,白手起家,自力更生,实属不易,精神尤为可嘉。
野餐选点代尔夫特湖:古木参天,草坪宽阔,小河荡舟,不远处的湖水吸引了无数荷兰本土人及外族人(含中国人)游泳戏水日光浴。
一群孩子(5-18岁,多为华人子女,也有华荷或荷华混血),在世界上最好的草坪上,踢足球、打网球、玩飞盘、捉迷藏、翻跟斗,多么快乐多么幸福!
一群成人,有老师、有家长(各种身份都有,其中留荷博士硕士相对较多,这是代尔夫特中文学校的一大特色),有和孩子们一起玩的,有紧紧跟在孩子身后服务 的,成人和孩子相处如此融洽,你分不清谁是老师谁是家长。成人自由组合自然离合,或三三两两、或三五成群:谈孩子津津乐道,谈家庭其乐无穷,谈语言妙趣横 生,谈教学旁征博引,谈留学兴奋不已,谈中荷充满真情。
草坪的几个方位,分别聚集了五六个“部落”:男女老少皆有,黑白红黄俱全,欢声笑语,其乐融融。代尔夫特湖,俨然就是一个微型地球村。我不由感叹,此景原本天上有,进入美景即是仙。
地上有仙境,天上美景绝。一不小心,天边呈现:

——晚霞映红子夜天

儿时在重庆老家看晚霞,在地上,那是19点左右的傍晚;中年在攀枝花看晚霞,在五楼上,最晚不过20点左右。看了半个多世纪的晚霞,时间定格在19-20点左右。
没想到,几近花甲,到荷兰看晚霞,居然是23点左右(23-1点,是中国习俗之子时)。我们站在荷兰少有的15层高楼上,扶栏凭眺,东面是荷兰著名的奶酪 生产基地豪达(Gouda),东南是欧洲第一大港口鹿特丹(Rotterdam),西北是国际法庭所在地海牙(Den haag),北面是16世纪荷兰第一所大学(世界著名大学)所在地莱顿(Leiden),东北是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Amsterdam)。
我们暂居在代尔夫特,在代尔夫特看晚霞,晚霞已不为代尔夫特独享。她让我们开阔了视野,荷兰众多城市美景尽收眼底;她让我们改变了观念,晚霞可在傍晚也可 在深夜;她让我们找回了青春,既然晚霞可以后延,那么老年也可以晚到。这是大自然给我们的启示,这应该成为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
代尔夫特!你是我们亲爱的儿子新的家园,理所当然是我们爱的鸟巢。

黄  牛(退休中文教师)  王潇苹(退休英语教师)
E-mail: hzq228@sina.com

 2009年7月10日 写于 代尔夫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