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丹华文化教育中心开拓华文教育新道路

You are here

李佩燕

倘若把荷兰华人于上世纪30 年代创办的“华侨子弟识字班”比作荷兰华文教育的幼苗,那么, 经过半个多世纪以来热心华文教育人士的辛勤耕耘和培育,今天遍布荷兰各地的30 多所中文学校,犹如华文教育大树成材,枝繁叶茂。

一棵幼苗,根要入土,枝叶才能向上伸展,才能茂盛。荷兰在欧洲是一个小国,但是华文教育却在此地一直持续不断地发展着。这里生息着许许多多热心华文教育人士,他们在适应当地文化的同时,继续保持与弘扬中华文化传统,他们把中华文化的根深深地扎在这片异域他乡的土地上。他们把对祖国、对故土的深情厚意,对中华优秀文化浓烈的爱化为兴办华文学校的热忱。荷兰的华文教育走过由尝试──认可──形成规摸──蓬勃发展的漫长道路。 70 年代华文教育在荷兰已经开始形成热潮, 颇具规摸, 80 年代后,随着大陆新移民的进入,中文学校的数量成倍增加,学校的师资质量也得到明显的改善, 30 多所中文学校犹如大树的繁枝茂叶遍布了荷兰各地。

丹华文化教育中心的成立标志着现代华文教育在荷兰已经进入了发展的新阶段,她的出现就像在荷兰华文教育五彩缤纷的画图上增添了重笔浓彩。丹华文化教育中心筹建于1999 年10 月,成立于2000 年6 月。她的出现,一时间,在全荷兰、在欧洲都曾是热门话题,无线卫星欧洲台作了成立典礼的现场报导,星岛日报、“时代华人”杂志、“焦点”杂志以及欧洲各华文报纸都纷纷刊登消息和报道。当天星岛日报记者称:一个充满朝气、充满实力的教育团体──丹华文化教育中心在荷兰鹿特丹宣告正式成立。

开创海外办学的新路子

丹华文化教育中心主任黄音先生是荷兰著名的侨领。他热心和倡导华文教育,他不仅创​​立荷兰丹华教育奖学基金会,首任主席,还创办了荷兰第一所华文中学;他第一个在荷兰华文报纸上大声疾呼:为了让华人的孩子们不走弯路,推广普通话,教授简体字。他和黄志明先生以及一批来自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下决心开拓办学新路子,在荷兰率先创办简体字和普通话的新学校。他们深刻地认识到:在世界进入全球化的背景下,华文教育应该走创新之路,有了创新、开拓,才会有更辉煌的发展。于是,丹华教育奖学基金会、丹华中学、鹿特丹青年语言文化学校联合筹建了丹华文化教育中心。

为了适应世界频繁的经济文化交流,为了推动荷兰的华文教育,丹华文化教育中心在原丹华中学和语言文化学校的基础上开办了小学部、中学部、成人普通话部。小学部全部使用中国国务院侨办编写的《中文》课本;中学部采用自编系列教材;普通话班采用自编《学说普通话》教材。学校开办以来,一直蒸蒸日上,直至2004 年9 月新学年,中心已有15 个班级, 300 多名学生。其中中学部、成人普通话部坚持5 年办学,培养了一大批汉语成绩优秀的华裔青年,有的是律师,有的是公司经理,还有的已经成了常驻中国的荷兰公司经纪人。学校成人部不仅吸引了众多的华裔青年,还吸引了许多与华人通婚的荷兰人,现在凡希望到中国旅游、经商者都纷纷来到丹华学习标准的现代汉语。今年普通话初级、中级两班的中荷学生就达56 名。小学部则从成立时的1 个班发展至现在的12 个班。

丹华学校越办越好,除了得到荷兰华人各界的支持和关心外,同时也得到了来自祖国亲人的关爱。最近国务院侨办讲学团到校参观,充分肯定了丹华文化教育中心开拓办学新道路所取得的成绩,给师生们又一次热情的鼓励。

在荷兰,丹华文化教育中心首次向华人社会筹款,编写适合海外华人学生使用的中学语文、历史、地理和普通话教材。筹款前,黄音主任代表丹华中心给各侨领、各团体写信,号召热心华文教育的华人关心、帮助在荷兰已经完成小学粤语和繁体字教育的华裔学生,让他们有机会继续深造,并过渡到掌握简体字和普通话。在响应筹款的热心华文教育人士的鼓舞下,中心几位有较高汉语水平和中文素养的教师组成了教材编写委员会。编写委员会的教师们都是有根有源的知识分子,他们接受过祖国多年中华文化传统的教育,不仅能清醒地、强烈地意识到中华文化的根,而且他们能和祖国优秀经典著作有着心灵的交流和沟通,编写过程他们充分注意到海外华裔青年实际的汉语水平和强烈的学习愿望。因此,编者们披星戴月、不计得失、一丝不苟地辛勤劳作。为了节省经费,编者们全部用电脑自己编写,自己排版,自己设计封面,经过他们3 年的不懈努力,丹华文化教育中心一系列教材终于编写成功。这一系列的教材包括: 《中国语文》初中一、二、三年级课本、作业和教师手册、《中国历史文化故事》上、中、下三册课本、《中国地理旅游》上、下两册课本、《学说普通话》上、下两册课本。

这些教材能根据海外青少年的年龄特点、中文程度以及他们学习和生活环境,其中语文课本的一些海外乡土教材篇目,全部由中心教师创作,这些篇目引起学生学习的极大兴趣,取得很好的效果,例如:《荷兰中学生社会调查》、《学习中文的苦与乐》、《鲱鱼》、《记学生会的选举》、《夏日狂欢》、《电子互联网》、《瞧我们这个中文班》、《第一次选择》、《有阳光的日子》等等。其中课文《第一次选择》,作者以平实、流畅的语言,讲述了发生在荷兰华人家庭的故事,传统的华人家庭两代人在选择学业上发生了分歧,而新一代华裔青年勇敢地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职业。由于《第一次选择》的故事接近海外华人家庭的实际,在学习中学生们反响很大。在编写系列教材的整个过程中,海外知识分子以自己对中华文化的理解,像知时节的春雨,从华文知识、心灵、品格、情趣、修养、境界去滋润海外华人孩子们的心田。

荷兰出生、成长的丹华中学毕业生彭咏芝十分感慨地说过:“我过去根本不了解中国近代史,更不知道近一百多年来中国发生的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就连香港如何割让的也不清楚。三年的中学课程,让我学到了丰富的语文、历史和地理知识,通过历史故事了解了中国古代、近代的历史,不仅使我懂得了许多做人的道理,还让我更热爱中华优秀文化。我感谢中心编写的课本,也感谢老师们的耐心教导,毕业后我还会继续坚持学习中国文化知识。”一位即将到中国工作的荷兰生物专家在学习汉语过程中,特别高度评价丹华的《学说普通话》上、下两册教材。他以为:教材的上册内容十分贴近荷兰的生活实际,实用性强,有些对话相当幽默。他对下册的中国礼节、饮食、中医等课文特别感兴趣,觉得教材的内容很新颖,教材的荷文翻译也真正起到了辅助的作用。他会把教材带到中国,一边工作,一边继续学习。由于丹华成功自编的系列教材能够紧密结合海外学生的实际,因此能为海外青年学以致用和成人教学的成功奠定坚实的基础。

在荷兰,有许多教师、家长、学生都知晓华文报纸──“华侨新天地”上有他们关注的《桃李园》,这是丹华文化教育中心为弘扬中华文化,推动华文教育而创办的海外华文教育专刊。 《桃李园》设有“教育通讯”、“语文教坛”、“教师园地”“中华文化释疑”、“学生作业选登”、“语文博览”、“家长之声”等等,内容十分丰富。丹华永久名誉主席区邦兴热心赞助、支持这个专刊。该专刊已经出版了53 期,投稿人次越来越多。教师投稿、学生投稿、家长也投稿;校内投稿、校外也投稿;荷兰能阅读《桃李园》,比利时、德国也能阅读《桃李园》,就连北欧各国也能看到《桃李园》。居住在丹麦的一位华人,给中心一位教师打电话:“我看到你们丹华文化教育中心主编的《桃李园》了,你们的文章让我倍感亲切。”一位学生家长满怀深情地对编者说:“我已经把在《桃李园》登载的女儿作文寄给中国的父母了,他们高兴得一连看了好几遍,不敢相信孙女的中文进步那么快。” 现在的《桃李园》不仅成为大家了解荷兰华文教育新信息的专刊,还成为家长、学生、老师交流学习体会、教学经验的园地。中心的老师们也说:现在我们的《桃李园》桃花盛开,硕果累累!

勇于探索海外华文教学新路子

丹华的十几位教师全都是来自祖国大陆的知识分子。每逢周末,已经劳碌了一星期的老师们还是起个大早,好几位老师是乘火车从遥远的艾登、阿姆斯特丹等地赶到学校来,而他们总是最早到校,真应了陶渊明的诗“闻多素心人,乐于数晨夕”。假若问老师们图的是什么?不经意的回答:“这是我的兴趣。”、“我喜欢这些可爱的孩子们。”、“我们要把孩子们引向遥远的东方。”、“海外的孩子们很需要我们。”、“教书──是我特别喜爱的工作。”“星期六是我最高兴的一天。”“我喜欢这个集体。”……丹华老师们这些简短的一言一语,细细思量,无不蕴含着对海外新一代孩子们的爱,对海外华文教育的热爱。丹华教师们由于气质、素养和价值的取向,他们不但能深刻地体会到中华文化的深厚魅力,还能意识到华文教育和祖国文化有着密切的血缘关系,因此,他们有强烈的中华文化意识,即“中国情结”,这是丹华教师们能团结一致,不遗余力地努力工作的重要原因, 他们的热情绝对是海外华文教育的一笔无量的财富。

不过, 像世界上其它国家一样﹐ 生长在荷兰的孩子们,要学好中文,同样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主要的原因是: 1 学习时间有限,每周只有4 个小时的中文课。 2 荷兰的华人子弟也面临着缺少中文交流的语言环境。主要的电视、广播、报刊等媒体均为荷兰语。而且学生当中还有不少是双语家庭。有些家长尽管也想和孩子讲中文﹐为孩子提供学习汉语的语言环境,可他们不少人也只会讲家乡话﹐能说标准普通话的家长并不多。学校教师如何充分利用每周4 小时的有限时间﹐把握教学规律, 寓教于乐,就成了丹华教师们共同努力探索的内容。

孩童时期是学习中文的黄金时代,这是我们老师们首先认识到的,而更重要的是如何培养海外学生学习中文的积极性。五年级的宋蓓老师认为:海外的学生学习中文的积极性高了,就能克服畏难情绪。我们要让学生由被动接受知识变成主动摄取知识。丹华的老师们采用多种有趣的教学活动,以避免枯燥无味的学习。

一 . 熟练驾驭海外儿童心理。教师们的 教学是一种创造性的劳动。如果课堂教学缺乏艺术性,是不可能取得卓著效果的。丹华教师们都努力探索课堂教学中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二年级( 3 )班的识字教学课,林静老师形象、生动的授课艺术吸引了学生们的学习兴趣,她教态认真而不拘谨;情感亲切而不做作;举止端正而不古板,她积极运用语言描绘,实物演示,学生自唱自说等手段,让学生们处在高昂的学习气氛中,进行智力活动,在满足的情绪中获取知识。丹华老师们听了林老师的课后,也努力实践,为学生创造轻松、欢愉的学习环境。

二 . 先易后难,循序渐进。丹华一年级、学前班的学生都从汉语拼音学起,汉语拼音对海外的孩子们帮助极大。由声母──单韵母──三拼音练习──复韵母。教师根据拼音字母特点,利用孩子们身边的事物,玩耍的兴趣,还有学校买回来的挂图、 VCD 、录音带等教具,让学生在欢快的气氛中学习。学生一旦掌握了拼音这个工具,识字的能力就大为增强。一年级的詹鸿老师除了利用教具教好汉语拼音外,还善于给孩子们讲故事,由一个拼音字母、一个汉字诱导到一个小故事;由荷兰学校听的故事诱导到中国的传统故事。对刚入学的孩童教师必须以一些荷语助说话,孩子们听明白了,学习的兴趣就来了。林静老师充分运用象形字、指事字与图像的密切关联,引导学生把抽象的汉字与一幅幅具体、形象的图画联系起来,使学生在轻松愉快中识记字形,理解字义。

三 . 从游戏中学习中文 。丹华许多老师摒弃教条的、死板的、苦闷的教学方式,努力挖掘教材中的趣味因素,运用生动、形象的教学方法。除了课本知识的学习外,唱中国歌,背唐诗,听故事,制作中文节日贺卡等等,真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另外,从游戏中学习中文的方式有:猜字谜、送邮件、击鼓传花、打哑谜、分小组认字竞赛、表演教学等等。记得赵艳老师在二年级学生结束击鼓传花的游戏后,感慨地说:“孩子们十分投入,那股认真、紧张劲儿真令我开心。”而黄绮霞老师把文字游戏作为训练学生牢记生词和生词意义的一种有效方法,她认为运用这种方式不仅可以让孩子们学到课本的知识,孩子们还可以在游戏中扩展了知识。听过丹华中心老师们的课后,就能清楚地认识到:教师们创造与学生和谐、融洽的气氛是学生保持饱满学习情绪的重要原因。

教材是教学的根本,除了认真教好书本知识外,适当补充学生感兴趣的教学内容也十分重要。不论是成人部还是小学部,丹华教师们不仅把教材的字词句篇教好,还不断根据学生们的实际补充一些兴趣读物,如:儿歌、寓言故事、童话故事、古诗、谜语、报刊有趣读物、普通话会话新教材等等。既扩展了学生的知识面,又为他们提供了学以致用的机会。试想一想,学生们能使用课文中学过的词语,阅读课外的读物,心情会有多兴奋啊!再说,每年丹华文化教育中心举办的春节联欢会,也是学生学以致用的重要活动。儿歌演唱、唐诗朗诵、三字经背诵、小话剧演出、小组唱、大合唱……节目的准备和演出过程,便是学生们学习中文、使用中文的过程。

丹华的家长们对我们的评价是: 丹华文化教育中心培养的学生中,有些已经能阅读简单的中文报纸,一些学生能写中文书信,经常与国内亲友沟通,还有些学生几乎接近在国内成长的同龄儿童。丹华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可以证明:在海外出生、成长的孩子是完全可以学好中文的。我们感谢家长们的热情鼓励与支持,丹华文化教育中心决心调动各方面的积极因素,包括老师、家长和学生,相信海外的孩子们一定能学好中文。

丹华文化教育中心勇于开拓华文教育新道路,已经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但仍需努力。我们将继续与荷兰政府教育部门沟通、对话,争取更多的教育津贴,我们也将继续弘扬中华文化,推动华文教育。我们相信荷兰的华文教育在祖国的关怀下,在华文教育工作者的努力下,一定会有更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