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得证书的那天" 和 "自我介绍"

You are here

获得证书的那天

今天中午,我正准备吃午餐的时候,听到门前信箱盖儿掀动的声音,我就习惯性地马上跑去把所有掉在地上的信件捡回屋里去。
走进客厅,我发现在那一扎纸件当中,有一个大信封写着
“Limmie Yan Lam Liu”,我立刻把它撕开,拿出里头的另一个大信封,上面只印着“50001”。 一看到这五个数目字,我马上明白了。这应该是从HSK机构寄来的。
我 兴奋地打开这个信封,取出一张挺漂亮的纸。纸上的几个大字亮在我的眼前“…证书”。当时,我很开心,急不及待地一边挥着那张证书,一边跑去向爸、妈报喜。 可是,那一杀那的兴奋很快地变成了感叹,因为我突然看到证书上写着“高等水平C 级”。 这可不是我所期待的级数呀!此时,我有点儿心慌了,忙翻看成绩单,这下子更让我感到迷糊的是:成绩单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我的总分数是376分,属“高等水平 B级中上”,相当接近A级了,竟然被一个莫名奇妙的50分口试,配上那特异的分级制度拖垮,贬至C级。……….
唉!真倒霉!
不过,我只伤心了一下子。三分钟过后,我的心情平复下来了。我静静地自问:其实是属B级,还是C级,这重要吗?有分别吗?难道我会停留在B级的水平吗?不 想再追求“最优秀的A级”吗?…… 就这一连串的“吗?”让我下定了决心,坚持再接再厉,正所谓“有志者,事竟成”。

廖恩琳写于2007年8月7日傍晚

自 我 介 绍

(本出自高等汉语水平考试模拟试题其五之作文题。)
“先苦后甜,富贵万年”不知从何时起已成了我做人的格言。这句话听来很老套,但我并不老。我只是一个在成长中的女孩儿。
我是一九九一年在荷兰马城出生的,今年十五岁,现居荷兰海尔伦城(Heerlen), 是一个中学四年级的学生,家里的成员除了我自己,还有爸爸和妈妈。我的名字叫 廖恩琳。
听 妈妈说我三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中文,从‘一二三…; 人口手… ’识字启蒙,这渐进地给我在中文方面奠定了一个相当稳定的基础。因此我对学习中文产生了很大的兴趣。现在的我,在中文方面已持有自学的能力。目前我没有再 上中文学校了,仅在家里自学,不明之处便请教爸爸妈妈,不然就去问我的哑老师(查字典)。
自我懂事以来,我已经知道自己将来想做什么,想从事什么 行业。我的职业念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那就是想当一个修理人体的师傅 –––– 医生。原因是我看了香港电视翡翠台的电视剧《妙手仁心》。它让我深深地感到医生很伟大,从医很有意义,是一个很崇高的职业。我非常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这样的 一个人。为了要达成这个愿望,我一直都很努力读书,期待着这一天的来临。
不过,我并不是一个书呆子。我也有我的爱好和消闲方式,比方说:看电视节目、看书(包括中文小说)、偶尔弹弹琴、听听音乐,还做各种不同的运动,如打羽毛球、踢足球、游泳、做健身操等。
至于我的身份,如果有人问我,你是哪国人的时候,我会义不容辞的说:“我生长在荷兰,当然是荷兰华侨呀!”因为爸妈常这样教训我:我们身居国外,应该以‘四海为家,炎黄为祖”来认定自己的身份,无论在任何时空,何居必该何从,做好自己的本分,为祖先留下美好的荣誉。

林堡省马城荷南中文学校学生:廖恩琳
写于2007年5月5日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