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教学中知识的连横与扩充(我在海外教中文)

You are here

荷兰丹华文化教育中心教师 赵 艳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07-01-29 第06版 )

刚接初一班的时候,心里着实感到压力,究其原因主要有二:一是这个班不仅学语文,还要上历史、地理课,这无疑增加了教师授课压力,而对从没教过历 史和地理课的我来说,更是一个挑战;二是这个班的学生大多是即将或已经进入青春期的少年,根据很多老师的经验,这可是最难调教的一群孩子。我战战兢兢上 任,半年下来颇有体验:辩证法说得没错,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多门课同上虽然压力大些,却也有丰富的课堂内容、便于教学知识的连横和扩充的好处。

  初中班因为年龄、程度的关系,语文课时缩减了一半,剩余时间用来学习中国历史和地理,从而让学生换一个角度来学习中文并增加对中国和中国文化的了解。我在备课过程中发现,3本教材由于同属我们学校自编,在内容上往往遥相呼应、互为补充,这在教学中正可以用来温故知新。
  以最近刚教过的《草原》为例,我在讲到蒙古草原时,顺便给学生们复习了一些地理课上的知识,比如蒙古高原是中国 四大高原之一、蒙古族是56个少数民族中人数较多的一个民族,同时也补充了一些蒙古族的历史、生活习惯和民族特性等内容。在介绍作者老舍时,则特别提醒学 生注意老舍的卒年是1966年,这一年中国开始“文化大革命”,这段历史对于生长在海外的学生来说是一片空白。我希望通过讲述老舍先生的悲剧性结局能在学 生记忆中对中国的这段历史留下一鳞半爪的痕迹。
  用连横扩充法来教授课文生词更容易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比如教“疾驰”一词时,我就引出近义词“奔驰”,然后告 诉他们“奔驰”还是名车品牌,香港人又译作“平治”;再请同学们比较一下这两种译法哪个更好。同学们的兴致一下就上来了,因为他们对车的兴趣大着呢。在讲 解“天涯”一词时,我又联系不久前刚学过的“唯见长江天际流”的诗句,既然“天涯”和“天际”是近义,那我就把它改为“唯见长江天涯流”怎么样?学生们一 听便哄笑起来,显然好诗真是一个字也改不得的。随后我再把“天涯”扩充为“天涯海角”,告诉他们这不但是一个常用的成语,还是海南岛的一个风景名胜,这又 为以后的地理课讲解埋下了伏笔。
  通过运用语文、地理和历史内容上下串连、结合互补的方式,我觉得同时教3门课是件很轻松愉快的事。海外中文教学 不同于国内,学生受时间、环境和个人的背景限制,一时很难掌握课堂所学全部内容,教师因此常要用“一唱三叹”的手法来加深他们对中文的记忆。以语文课本为 主、地理历史为辅,在增新的基础上又反复怀旧,就能很好地达到这一目的。这是我这半年来的一点深刻体会。
  最后要说的是,经过半年接触,我发现我们班的学生都挺懂事的。有时见他们上课开小差,我也就跟着跑题,和他们聊 一聊譬如“尊师”、“孝敬”等中国传统的处世和做人的大道理。这时他们都会很认真、很有兴趣地听,脸上绝没有“与我何干”的表情。孺子可教,这是老师最感 欣慰的。

(寄自荷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