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了更多的语言,你拥有的 机会 就更多

You are here

陈华钟 先生( PETER 陈 先生 )谈在荷兰的华文教育

在 荷兰 的 华 文学校的历史是一个成功的故事:数以千计的 华人 和 荷兰 人在哪儿学会了读中文和写中文。但是,最近 荷兰 政府却停止了发给这些学校的经济补贴。担任 荷兰 华文 教育 基金会主 席的 陈 先生 对这项决定是很不赞成的。 陈 先生 的看法是,能够说各种语言的孩子将来在劳动力市场上会有更好的可能性。

陈先生 说,"华 人父母亲都非常重视自己语言的教育" 。 "第一代 华人 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补习华文的 机会。 他们希望能够向他们的子女提供那样的 机会。 没有受到 教育 的人也找不到工作,这一点 华人 非常明白 。 因此,父母亲们对他们的子女说要在学校里努力学习 。 "陈先生 认为,这种思想确实带来了硕果,因为多数的 华 人孩子在学校里学习很好 。

对长辈的尊重

孩子 们在一所 华 文学校里学一些什么呢?首先是 语言。 "多数的 孩子 在家里说方言,因此他 们 和 荷兰孩子们 一样,也必须从完全不懂汉语的水平学起," 陈先生 说 。 但是,在 华 文学校里, 孩子们 不仅学习 语言 ,而常常也可以学习像舞蹈、音乐和绘画那样的课程。

在华文学校里 孩子们 还得到其他方面的教育:对长辈的尊重。 "在荷兰的学校里, 孩子们 几乎再也没有这种教育 。 你在电视里经常能够看到一个学生攻击老师的镜头 --- 在华人的教育里那样的事情是完全不允许发生的。如果你不能尊重教员,你必须离开学校 。 "

节约 措施

2004 年 10 月 荷兰 政府以节约开支为理由正式地取消了给外来移民的 语言教育 补贴 。 直至该日子,在 "外来移民活语言 教育 计划"( OALT )的框架下,外来移民能够获得 荷兰 政府提供的帮助 。 外来人政策和 融入社会 部的 Verdonk 大臣女士说,这种 语言教育 不能充分促进外来人的 融入社会 ;她尤其想强调对 荷兰语 的学习 。 陈先生 说:"Verdonk 女士以完全错误的方法工作,她对 华人 完全不懂――她不明白,所以她说得也不对 。教育 和 融入社会 是不同的两件事情 。 多学习一种 语言 对 孩子们 的前途是有好处的,这种学习与 融入社会 毫不相干 。 "

他自己是在马来西亚长大的,他学了三 种语言 ;在那儿 孩子们 从大约 5 岁开始就学习华文、马来语和英文 。 "如果你会说几 种语言 ,这对你的未来只能带来好处", 陈 先生 说 。 "如果懂得多 种语 言,你自己会有更多的 机会。" 陈 先生 争辩说,如果一个人会说多 种语言 ,这个人的机会明显地多于只会说 荷兰 文的人――如果你拥有自己的企业肯定是这样的 。 "我们必须是面向国际的 。 我们能够 荷兰 这里出售的是知识 。 我们 不能用手工劳动竞争,只能用头脑竞争 。 "

选修课

然而, 陈 先生 不相信 华 文学校将因为政府停止提供补贴而结束其存在 。 "在 1998 年之前我们也没有得到补贴 。 我们将去找赞助者,还将要求父母亲们做一些贡献。" 他估计用这种办法将能够筹集足够的钱来使华文教育维持在现有的水平上 。

陈先生 还认为,把华文 教育 与常规的 荷兰 文 教育 相结合起来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 登博什市( Den Bosch 市)的一所中学即威廉一世国王学院,已经这样做了;去年该学校已经把华文作为一个选修课引进进来了 。 此刻 荷兰 华文 教育 基金会正在研究是否也能够与其他学校进行合作以及是否能够在将来也在小学里设置华文课程 。 但是,他觉得中学里的华文 教育 将不可能完全取代 华 文学校里的华文教育 。 "在 华 文学校里,我们能够更容易地和会说华文的父母亲和祖父母亲进行交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