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的传承与青少年教育

You are here

邱玲珍 21-08-2005

( 笔者按 : 此文是本人在今年 9 月下旬参加中国对外交流协会在北京举办的 “ 中华文化论坛 ” 时 , 呈交大会的一篇论文 , 文中只是我个人的观点 , 不一定对 , 但我希望以一种赤子之心 , 对中文教育的一份执着 , 反思今天海外华人对中国文化、道德方面日渐疏离的危机。 )

我在荷兰生活了近 30 年 , 从事华文教育工作亦快 25 年时间,这 20 多年,不论父母对子女学习华文的态度、学生的积极性、老师对教学的热诚 , 以至中文学校的办学方针等都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化 , 在此我尝试从不同的角度来阐述一下荷兰华校近年来的一些转变。

1 .华人父母在中国文化方面的阙失

目前荷兰有三十多所中文学校,学生 4500 多人,绝大多数为华侨华人子女,也有大约 1-2% 的非华裔学生。大部分的中文学校是在 20 世纪 80 年代初期到中期成立的。 由于在 70 年代,荷兰的中餐业蓬勃发展,很多华人陆续移民来荷兰,到了 80 年代初,华裔第二代开始踏入了适学年龄,中文学校遂在华人父母的热切期待下,在荷兰各地区开办起来。记得当时华人父母送孩子来学中文的动机很简单,没有什 么大理论,就是害怕自己的孩子将来会变成外国人,不认父母,所以要孩子们去中文学校学点中文,交一些中国小朋友,有机会练习一下自己的母语(广东话),并 且希望我们中文学校能够教导小孩一些礼别尊卑的中国传统观念。每个周末,做父母的带着小孩来中文学校都是喜孜孜的,见到老师会强迫小孩说“老师早”。小孩 子学了一两年中文,在寄给祖父母的年卡上会用中文写上几句祝贺语,这些做父母的就已经很开心了。在 80 年代初期,香港的录像带市场在这里还没有拓展 , 做妈妈的不会因为追看连续剧而废寝忘餐,而小孩也没有什么游戏机这类玩意,从事餐馆行业的华人虽然辛苦,但竞争的压力还不算大。然而,中国餐馆后来在荷兰 越开越多,加上其他风味的快餐店加入了竞争、繁重的税务,使到很多华人都有吃不消的感觉;另外荷兰改为欧元币制之后,整个社会的购买力大降,亦直接影响到 中餐业的盈利和妇女持家的精打细算。种种压力,使到这里的华人近年来难得一展宽容。知识程度、荷语能力不足、生活挫折以及对前景的担忧,都导致他们好像对 一切都有一种不耐烦的感觉 , 而这些不满的情绪皆表现在行为举止上,就算带小孩来上学 , 见到老师如同陌路,只是把小孩放下就木无表情地离开。当小孩对中文不感兴趣时,有些父母也觉得无所谓,采取放任态度,不作鼓励,到最后要辍学时,也不觉得 是自己和小孩的责任,而是中文不重要,因为学中文会影响他们荷兰学校的功课。另外,我们有学生的爸爸因为自己的小孩被调到他不满意的座位去坐而向老师大发 雷霆。我们又遇过一些小孩,在上课时对老师露出轻视的态度,后来从小孩的口中得知,原来他妈妈说这个老师“无料”(广东话,即没有真才实学)。还有几个兄 弟姐妹在一个班,爱讲话,常常影响上课秩序,老师训斥说:“再这样子,你们就不要来上课。”没想到做妈妈的却理直气壮地跑来问我:“校长!听说你们的老师 不欢迎我的小孩来上课,是吗?” 这让我想起我们小时候把老师的话当作金科玉律 , 老师的责罚惟恐父母知道 , 否则还要多挨一顿骂。为什么今天的父母和十多年前的父母对老师的尊重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呢?父母不尊重老师,又如何要小孩尊师重道呢?我们只能慨叹我们可以 去教别人的小孩,但我们不能去教他们的父母。莫非“适者生存”的压力已使到我们这一代人缺乏了温情而变得自私、冷酷?如果我们在抱怨说现在的小孩怎么让人 头痛,那么我们首先要反省一下是否我们这一代人对中国传统伦理、道德思想已经出现了断层的情况。

2 .华裔青少年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

中国因为独生子女问题 , 使到新一代的青少年在过度溺爱中成长 , 形成他们有一种强烈的自我意识 , 缺乏责任感。然而,今天的台湾,香港,以至海外的华人社会,虽然不受 “ 计划生育 ” 政策影响,但情况也不见好。由于医药的发展,对小家庭结构的向往和妇女就业机会的提高,今天已很少见儿女成群的情况了。由于子女少,做父母的往往会将所有 的资源、期望、关爱集中在这一、两个孩子的身上,形成现在的小孩不能受批评。孩子越来越难教已经不仅是中国和华人社会的问题 , 更是全球性的问题。不过,相对来讲,荷兰的华裔青少年与其他族裔,包括荷兰青少年相比,一般都有自我约束力,不会在社会上做出一些激烈或暴戾的行为,犯罪 率可以说是微乎其微。我想这与中国传统文化有关。虽然我在上面提过,我们这一代做父母的很多在中国传统文化方面有所阙失,不能为子女立下一个好的榜样,但 有一样却是保存的,就是“面子问题”。做父母的会从小就告诫孩子:“不要在外面惹事生非,你做了什么坏事给警察抓去,我们做爸妈的会没面子 .....” 中国人讲面子的问题有好有不好 , 它会让人活得很累 ,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 , 它会让你有羞耻之心 , 不敢行差踏错。

华裔青少年与其他族裔比较 , 问题虽然不大 , 但他们对自己的身份与对中国文化的认知又如何呢 ?

80 年代末期,当香港录像带市场在海外拓展时,那时候很多华人为了抒解工作压力,都会租借一些香港的录像带来看,也顺带租一些配有广东话的日本动画片回来让小 孩子欣赏,做父母的认为小孩子一方面可以从这些动画片中学到自己的母语,另一方面可以在他们忙于工作的时候,小孩子能安静坐在家中 , 不会到外面乱闯学坏,这苦心是可以理解的 ; 但另一方面,我们发现这些常看香港连续剧或动画片的小孩,他们的广东话的确比较流利,可是他们讲的语调和内容好像跟他们的年龄有点格格不入。而年龄大一点 的华裔青少年,对香港很多不同的流行文化特别感兴趣,譬如哪个歌星出了什么唱片、哪个偶像代言了什么电子产品、现在香港流行什么发型、服饰等等 , 以至已被扭曲的价值观,也通过香港的电视节目一一接收,反而能正面介绍中国传统文化的节目好像寥寥无几。我曾经问过一些我学校十五、六岁的学生为什么会对 香港这些东西感兴趣 , 他们说觉得 “ 过瘾 ”, 而且很多流行的东西,香港都比荷兰走得快。究竟这种流行文化对海外的青少年有没有负面影响呢?不过有一样流行文化倒是与华文教育拉上关系的,就是卡拉 OK ,原来很多华裔青少年也蛮喜欢香港流行的歌曲,他们把学校学到的中文运用在卡拉 OK 的字幕上,而且也引以为傲,对那些从来不愿学中文的青少年,只能在旁酸溜溜的看着别人唱。

至于这些华裔青少年对中国传统文化有多少了解呢?我想他们除了从书本中知道万里长城、故宫、颐和园和几则成语故事之外 , 可以让他们觉得骄傲的是中国的功夫。至于孔子 , 学生是在荷兰学校听过他的名字 , 但他讲过什么话却一无所知。这让我想起深受中国儒家思想影响的南韩,五年前我曾到该地一游,看到他们那些做晚辈的对长者毕恭毕敬的态度,真让我感到惭愧 , 这莫非真的是“礼失求诸野”?

另外,我要提到一点的就是今天很多青少年都 沉迷上网和电脑游戏。在西方国家,电脑已经很普遍,在荷兰, 12 岁以上的华裔青少年,八成家里有电脑,而且上网很方便。在国外 , 很多小孩都有自己的房间 , 他们整天躲在房间里埋头玩电脑游戏 , 而做父母的还以为小孩那么乖在房间里做功课。根据我的经验 , 当青少年一迷上了这些电脑游戏时 , 就好像什么都不感兴趣 , 不要说来上中文学校 , 就是荷兰学校的功课也慢慢荒废。很多父母已警觉到问题的严重性 , 但无奈对这些十五、六岁的小孩已无法掌控了。我觉得电脑游戏不仅是玩物丧志的问题 , 一些游戏内容更影响青少年的心智,变得暴戾。在此我以一个华文工作者的身份呼吁,我们绝不能轻视电脑游戏为青少年所带来的祸害。

3 .中文学校的发展方向改变

( 1 )荷兰中文学校第一个发展方向改变是从广东话教学慢慢过渡到普通话教学。在 10 多年前,荷兰中文学校的广东话教学占了八成,但近年来由于华人社会的结构改变,来报名念广东话班的幼龄学生越来越少,加上师资不足,所以一些中文学校必须 删减或停办广东话班来配合需要。目前,普通话班所占的比重已经从 10 多年前的 20-30% ,发展到现在的 60-70% 左右。如果从大方向来看,这个改变是有积极的意义。

( 2 )荷兰中文学校上课时间大多选在周末。由于在这里学中文不是强制性的,主要是看华人父母有没有这个意愿去鼓励小孩来学。假如由父母管接送,小孩在头几年对 中文还有新鲜感,会乖乖来上课,而且荷兰小学的功课一点也不忙,不会有什么藉口说中文功课会影响了他们荷兰学校的学业。但小孩一过了十二岁上中学之后,就 开始想挣脱父母的管束,并建立自己的社交圈子,加上现在的社会让人眼花缭乱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他们觉得荷兰小孩只上五天课,自己就要上六天课,周末去娱乐 的时间都没有了,划不来!因此一些华裔青少年就会用各种不同的藉口而中途辍学。所以荷兰的中文学校,一般到了高年级,学生就会慢慢流失。然而,近年来由于 中国经济起飞,西方国家无不窥伺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故极需要懂中文和普通话的人才;另外中国政府有意把普通话和中文发展成为国际上的一种强势语言和文 字,并制定了“汉语水平考试”,以期与美国的托福和英国的 GCSE 考试看齐。这个现实,让我们办学的和做父母的开始有了一个说服华裔青少年继续念中文的很好理由。有一部分比较爱念书的华裔青少年,觉得念中文的确可以为自 己将来就业时增加竞争力;而那些本来念广东话班的大孩子,眼看自己班的同学一个一个走,而且发现再念下去,把广东话学好也只能在香港和家庭中运用,觉得有 点吃亏,所以纷纷要转去念普通话班。这些最后还能坚持留下来的华裔学生,一般都是乖孩子,但他们的动机,包括父母的动机已经从本身文化的思考转化为配合市 场上的需要。而我们办学的也好像发现以这种功利思想作饵 , 是挽留青少年继续学中文的最好方法。海外华文学校当初是为了肩负起文化传承的责任,现在却好像慢慢要变成为市场培养中文人才这个方向发展。

4 .老师们的价值观念

上面提过,荷兰的中文学校将会从广东话教学慢慢过渡为普通话教学。过去广东话班的老师很多都是一些家庭主妇,程度不高,但对华文教育存有一份热诚, 而且他们的年龄一般比较大,对中国传统还有一份执着,比如上课、下课要起立;而普通话班的老师,很多都是留学生或者陪读的配偶,他们的年龄一般都比较年 轻,流动性大 , 责任感不怎么强,有些老师甚至是为了那区区的车马费来教书的。听说某中文学校有一位留学生老师问学校的办事人说:这些车马费只是教书的薪金,至于批阅学生 作业和出试题的时间,是否另有报酬?留学生一般对弘扬中华文化没有什么使命感,有些甚至只教了几个月 , 就因为各种不同的原因离开 , 让办学的人感到十分困扰。古时候,老师是“传道、授业、解惑”,备受尊重,但现在教书变成了一种职业,而且今天我们好像只强调老师的资历,是否有专业文凭 等,而忽略了做老师的有没有正确的道德价值观。须知道,老师是学生的楷模,他的思想是否正确,行为是否端正,对学生影响很大。这让我想到,我们今天很重视 对老师们的培训,说要提高他们的“专业知识”,却没有人告诉他们任重道远的道理。在这里,我很大胆地指出,多年来中国政府好像只重视一些办学的侨领身上, 而忽略了一群走在弘扬中华文化前线的老师们,让他们缺乏了一种使命感和自豪感。这一点我觉得应该去思考的。

5 .对教材的一些建议

中国政府支持海外华文教育一直不遗余力,近年所出版的教材不仅质量好,而且内容丰富,更配有软盘,方便学生能在家中自修,这方面我们要向中国政府表示感谢。不过我想借这个机会,提出一些浅见,希望中国政府能够考虑。

在上面我曾经提过,那些念了多年中文,最后还能坚持留下来的华裔学生,一般都是有恒心、毅力,不容易受诱惑的乖孩子,就是在荷兰学校,也是名列前茅 的。记得有一年,我对着只剩下七、八个学生的六年级同学,他们都是 15 到 17 岁的大孩子,当时心里很感动,觉得已经是最后一年,他们就毕业了,我不能总是照本宣科,应该教他们一些什么东西呢?最后我决定每次在上课时的前十分钟,就 在黑板写上一句中国格言,然后简单解释一下意思,比如“吾日三省吾身”、“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人必自重然后人重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以至《曾子大孝》中的 “ 孝有三:大孝尊亲 , 其次不辱 , 其下能养 ” 等等,这些警言佳句都是我在香港念中学的时候学过的,我希望这些富于哲理的的中国格言能够成为他们的座右铭。没想到这些大孩子兴致勃勃,把每一句格言都整 齐地写在笔记本上,到最后还表示要学多一点。有一次我教了他们一篇很短的古文:子禽问曰:“多言有益乎?”墨子曰:“蛤摸蛙蝇,日夜而鸣,舌干擗然而不 听。今鹤鸡时夜而鸣,天下振动。多言何益,唯其言之时也。”这篇文章是选自香港某出版社小学六年级的教科书,而这些大孩子第一次接触中国古文,十分兴奋, 觉得中文原来寥寥数十字,就如此寓意深远。又有一次,特别教了高班学生一篇《 礼运大同篇 》,他们都是 15-17 岁的大孩子,并且规定他们都要背诵,没想到第二个礼拜大家都会背,原来他们反映这些文章的内容好,比课本里面的熊猫、黑猩猩来得有意思。

我提出上面这些例子,是要表明原来有一部分华裔青少年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很感兴趣,问题是我们没有这些相关的教材,所以我希望国内能够在发展高班教材 的时候,考虑另外出版一些与中国传统文化有关的成语故事、中国格言、中国历史,以至附有注释的简短古文或者《论语》之类的书籍,以便海外华文学校作为辅助 教材之用。

限于我个人的水平和识见 , 对一些问题的论述可能会不够深入,但我希望藉此抛砖引玉,从而让我们思考一下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可以为我们的下一代带来什么积极的作用。